©Calaite | Powered by LOFTER

【酒鱼】回头浪子 02


我错了,不应该浪一个晚上忘了po更新上来。

想扩个能帮我看看文提提建议的人

总觉自己应该再加个药鱼的tag;)
———


前几日送走了那李太白,我终于是消停了下来,心情颇好地披上外套在正对着我房间的花园里散步。适逢花落,整个园子和便是被异乡的繁花塞得满当,这般好景,比得上太白描述过的,那些他和我一起游玩过的好山好水,只是远远近近的并不真切。一伙小孩陷在这一片粉红的背景里捡着石子,不远处便是一片几近干涸的池塘。过几日应该会有雨季,这池塘里的蛙声不知道和故乡的是不是同一种。同样的恼人。打了个喷嚏,我紧了紧薄衣转身入屋,恰好遇上优哉游哉上楼的秦大夫。“噢,子休?听你那层的护士说你最近没按时喝我给你开的药。”他用的是十分肯定的语气,肯定是有人向他报告了这件事。
我想起来那个火红头发的小护士,她看着我把药偷偷浇在太白给我带来的梅花上。刚好被抓了个正着的我竖起食指放在唇上,我以为她的点头是愿意为我保守秘密的意思,毕竟这个手势不是全球通用的吗?没想到这外国小姑娘转身就打了个报告。
我没说话,跟着他一起进了房间,雅致的花盆旁正放着一碗还热乎的药。在这种压力下,我不得不向黑恶势力低头,只手端起了药碗。“太苦了?”我点点头。“那我下次让他们放几颗冰糖冲冲苦味。”
我缓慢地抬头,看见的是平时戴着口罩看不清面貌的医生正靠在花盆旁摆弄着那朵梅花,清秀的眉眼伴着嘴角勾起的一个温和弧度。其实他脸色红润些,那脸算得上是可以让全城妇女为之倾倒的俊朗。我道声谢,重新将汤药送到嘴边。


嘴唇刚接触到温热的碗边,一个飞来的黑点击中了我手中的瓷碗,将它打落,里面的良药泼了一地,在瓷砖上留下一片棕红色如盛花一般的痕迹。我拿过手帕擦拭着沾到衣服上的污渍,低头想找出那罪魁祸首的黑点,奈何眼前一片模糊只好作罢。不知是不是没按时喝药的缘故,我这眼疾没有半分康复的迹象,反而有时候更加厉害。“刚刚那是?”我将手帕丢在地上吸干药汁,一边讯问似乎是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住的医生。“无事,楼下那些顽童又在抛石子玩罢了。子休你在这等我片刻,我这就去让他们来收拾一下准备,新的药。”
说完,他便冲了出去,我回头看到的只有捂着自己一边脸颊匆匆离去的背影。多半是被那飞来之物伤了脸,可惜那张脸又要遭些瑕疵了。我踱步到窗边,将那花盆搬开从底下取出一张字条,潇洒的字体写着,“药里有鬼。”
我把字条塞在花根部的土壤里,又浇了些水上去。抬头看看玻璃窗上的小洞,这么高的击中点肯定是从比我这儿高的地方来的。这是哪位高人相助?打开窗,楼下那些顽皮的孩子们正被他们的护士用洋文高声赶进室内,我合上窗准备给自己沏壶好茶。
该见面的人总该会见面,我看着对面裹在繁花里的树林笑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突然想起了那位白衣胜雪的李太白。总觉身边有这么一个朋友是最好不过的了。


收拾这一片狼籍的是一位新来的护士,手脚十分利索,看面貌似乎也是东方人。我试探性地叫住她,“请问,之前红头发的那位姑娘呢?”
她淡漠地回头,黑白分明的眼睛对上我的视线,眼角不是特别自然的下垂。“安琪拉?她已经去岸上了,说是家里有事要回去看看。”
我点点头,拿起李太白给我带来的新书挡住脸上带着悲怆的神色,她在撒谎。

tbc

热度: 19 评论: 4
评论(4)
热度(19)

Calaite 和绿松石